專欄

聯滙和貿易戰 哪件事對香港經濟影響大?

聯滙和貿易戰 哪件事對香港經濟影響大?

幾個月前寫過一篇名為《除了VIX仲有咩風險指標值得留意?》的文章,簡單介紹左VIX以外另一個經濟風險指標經濟政策不確定指數(Economic Policy Uncertainty Index,下簡稱EPU)。

EPU由三名學者Scott Baker、Nick Bloom及Steven Davis研發,製作方法是量度每日報章上有經濟、不確定性及政策等字詞出現的文章比例,作為推算經濟不確定性的指數,這指數對重大政治經濟事件(如911、波期灣戰爭及2011年的債務上限)有推測能力,並與VIX有相似的風險情緒量度能力,是近年新興的一個經濟指數。

今次想同大家介紹的,是由浸會大學助理教授陸尚勤聯同三位金管局研究員,共同製作的香港版EPU。他們用上述方法,從經濟日報、蘋果日報及明報等多份主要本地報章採集數據,從而計算出香港專用的EPU。

聯滙和貿易戰 哪件事對香港經濟影響大?

細看近期的香港EPU數字,發現數字在四月時一度急升,由117點升至163點,並高於長期平均的120水平。點解會咁?與其個人作解讀,我直接訪問了陸尚勤,由他親自解釋更有說服力。陸教授解釋:「聯系滙率在四月初觸及7.85弱方兌換保證,金管局被逼接貨,沽美元買港元,所以市場可能覺得存在一些不確定因素。」

換言之四月EPU抽升之因,正是聯滙及港元利率制度開始受考驗。陸教授進一步解釋:「這次接貨始終係2005滙率改革之後第一次,唔知機制有無問題﹔第二,金管局接港元沽盤,令香港銀行總結餘收細,有揣測話會對銀行的流動性造成一點衝擊。第三,就係可能會影響到香港的拆息。」

但更重要的問題係,EPU抽升之後對經濟有何啟示?「通常EPU 指數爆升,都係同全球或本地政治/社會/經濟大事有關,譬如2003年沙士、2008年金融海潚、2017年特首選戰。如果EPU長時間高於平均值,有可能是哪段時期有很多不確定因素,也有可能社會大眾對於經濟前景睇法趨於保守。」

「係理論上,經濟不確定性高,會使人有意欲『睇定D先』,推遲做出動大決定,譬如企業會暫緩商業投資(如買地、設廠),減少招聘,一般人也會等多幾個月先買樓等等。所以EPU上昇的結果係會短期使經濟滯後,減少投資,增加失業率,貶抑樓價。」無錯!EPU持續大升可能會預示樓市大跌!

不過,暫時大家無須擔心,因為香港EPU指數在5月已回落至54點這低於正常的水平。但5月不是中美貿易戰的醞釀期?竟然無為香港帶來風險?

「第一輪中美貿易戰在4月發生。第二輪貿易戰在5月底發生,但本月符合關鍵字的文章,大部分與中美貿易戰無關。有可能是報章的報導,沒有直接指出中美貿易戰與香港的關係。」陸教授解釋。換言之,除了中美貿易戰對香港影響有限這個可能性,本地行家對貿易戰與本港經濟探討不足,亦可能是EPU偏低之因。

值得留意的一點,是EPU除有預示危機之能,其實亦有能力預視經濟返回上升周期。陸教授提到EPU原創人之一Nick Bloom的研究指:「一旦經濟不確定因素消弭,反而會令企業同市民追回落後,做番之前應該做既嘢。所以理論上,經濟不確定性帶來的衝擊,會增加商業周期波動。我就香港經濟數據的做過相關的分析,整體上同Bloom的結論都幾脗合。尤其是在EPU上升時對投資、就業、借貸、樓價的負面影響,在統計學上關係顯著,與上述理論一致。」

其實香港本土的領先經濟指標有限,EPU這類具預測力的指標更絕無僅有,絕對值得港樓投資者參考。

撰文:

Econ記者

具國際視野的投資理財雜誌,請讚好iMoney智富雜誌Facebook